2017年5月2日 星期二

香港並沒有運動員經理人制度,對傑出運動員前途生活毫無保障


體育總會在香港並無法例監管已經很荒謬。再者,香港並沒有運動員經理人制度,對傑出運動員前途生活毫無保障。

運動員一旦因爭取權益而得罪體育總會權貴,則傑出也會成為不傑出,被封殺,永不超生,只有接受不公,亦不敢對不公平制度提出批評,否則前途似甘!形成必須向權貴聽命捧場和被政治建制利用來攏絡民心,可悲的香港傑出運動員,練生練死,卻苦無其他搵食生計,很值得同情。

運動員經理人制度,引進香港是可以改一切,起碼一個有價值的運動員,有專業人士代出頭去維護利益和追討利益,免被江湖老奸巨滑之流利用,因不少傑出運動員都入世未深。

傑出運動員之廣告商業身價,所謂體育總會根本不懂專業計算,間接累死傑出運動員之退役後生計。


轉道場失資助 入稟控總會 空手道少女遭雪藏 為尊嚴索償

有人將搵食大過天做必須之結果!!根本係制度和人性都存在問題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409/19984552

要看報導下面的留言


轉道場失資助 入稟控總會
空手道少女遭雪藏 為尊嚴索償

18,305
■羅心汶目標代表香港出戰奧運。受訪者提供圖片
【本報訊】空手道運動員因轉換道場而遭空手道總會實施4個月冷凍期,不能受訓或比賽,繼早前有前精英運動員控告總會後,兩名同樣曾因受冷凍期影響的少女運動員亦入稟向總會索償。多次在本港賽事奪金的羅心汶感委屈,哭訴「我想做好啲啫,點解有咁嘅下場」,入稟是希望掌權人尊重運動員;另一來自空手道世家的舒晴,則感心灰意冷,放棄當運動員。
記者:黃幗慧

兩案原告包括現年15歲的羅心汶,她由母親張桃英代表入稟;另一原告,13歲的舒晴,則由父親舒展鵬代表,兩案被告均為中國香港空手道總會有限公司。兩人分別入稟區院索償42.5萬及18.7萬元,包括資助損失及聘教練等開支。
羅心汶在7歲時學空手道,其母指女兒一直表現出色,2013年成為精英運動員,獲體育學院資助,目標是衝金。羅在2013至2016年間連續4年獲全港空手道少年大賽冠軍。惟張與前道場教練對女兒的發展有不同理念,前教練起初不准羅比賽,後來又以舊式方法訓練,叫羅撞儲物櫃以加強肩膀爆發力,張認為「唔科學化,同體院嘅訓練好唔同」,故在2015年底決定轉道場,結果在12月中遭總會冷凍,連累體院的資助亦中斷。張於是聘請私人教練繼續訓練羅。總會在翌年4月擱置冷凍期,羅即於8月的全國競技空手道錦標賽奪第一名,她的目標是希望可代表香港出戰2020東京奧運。
張憶述女兒被冷凍初期,情緒低落兼自暴自棄,向她哭訴:「點解做精英運動員有咁嘅下場,我想做好啲先轉道場啫,我做錯咩?」張感覺「睇唔到運動員有將來」,質疑香港官員是否真心推動運動發展。她說入稟非為啖氣亦非為錢,而是盼掌權人尊重運動員,「尊嚴唔係可以任意踐踏」。

13歲女放棄當運動員

至於13歲的舒晴,來自空手道世家,父母及祖父均是習武之人,故舒晴4歲便學空手道。舒晴的前道場沒簽紙讓舒晴繼續取得體院資助,加上訂下要學員「回饋」道場的奇怪條件,故她於2015年11月轉道場,10日後便遭冷凍。
舒父指女兒為事件哭過,認為「空手道呢個遊戲好唔公平」,他亦自責「保護唔到個女」。舒父為此向奧委會、康文署投訴,但對方都指「管唔到」。經歷過冷凍期打擊後,舒晴現只視空手道為興趣班,一周上一課,女兒寧願花時間在讀書上。
案件編號:DCCJ1694、1695/17

2017年4月5日 星期三

台灣運動員有GUTS

「公平,是台灣選手應有的對待!」 

我們是一群熱愛台灣體育的年輕人,去年發起《公平的起跳》連署行動,希望大家關注台灣選手的處境,得到羽球戴資穎、網球謝淑薇、排球黃培閎還有棒球、游泳、體操…等各項體育界朋友的支持,以及超過2萬5千人的連署響應。現在,我們將發起進一步的行動與串連,強力與要求政府以及國會各政黨支持全面的體育改革,讓單項協會步入正軌。





2017年3月20日 星期一

「傑出運動員」,如果你非總會成員,就算是世界冠軍、奧運金牌、世界紀錄保持者,也難以入閘。

有心水清的網民提問,「點解次次曹星如都冇份」?就連候選名單都沒他的名字。
今屆選舉的「傑出運動員」項目,共33人角逐,熟悉的名字包括李慧詩、伍家朗、張家朗、吳安儀等。港協暨奧委會於提名準則列明「參選者必須於選舉年度內曾經參加本港公開賽事或代表香港參加國際賽事,並取得優良成績」,而且每個總會只能提名一個運動員參選。Rex2016年兩次主場奏凱,取得職業生涯第19及第20場勝利,亦重奪懸空的WBA國際超蠅量級金腰帶和WBO國際超蠅量級金腰帶,年底更升上WBO超蠅量級世界排名第2位(今年1月升至第一)。

今屆33名候選者中,沒有香港拳擊總會代表;翻查過去資料,在曹星如轉為全職的5年間,拳總未曾提名「神奇小子」,名單出現業餘拳手陳子賢(2012)、謝國偉(2013)及梁永耀(2014),其後連續兩屆未有提名。2014年,拳總永遠榮譽主席徐家傑曾於《都市日報》解釋,因Rex所屬的DEF Boxing不是拳總會員而不獲提名,更指「我哋咁多個會,未必一定會揀佢」。總括而言,如果你非總會成員,就算是世界冠軍、奧運金牌、世界紀錄保持者,也難以入閘。


  • 2016香港傑出運動員選舉明天(3月21日)舉行,過去一年香港運動員頻頻爭光,要於33名精英中挑選8個,的確令人頭痛。

  • 有心水清的網民提問,「點解次次曹星如都冇份」?就連候選名單都沒他的名字。

  • 選舉由提名到頒獎禮分為兩個階段,因種種規定,就算運動員網上「心心多到上鼻」,亦未必可以參與。

曹星如剛獲21連勝,可是基於不同原因,他卻未嘗參與傑出運動員選舉。(資料圖片)曹星如剛獲21連勝,可是基於不同原因,他卻未嘗參與傑出運動員選舉。(資料圖片)
香港傑出運動員選舉1986年開始舉辦,起初得獎運動員為6人,雖然1998年名額增至10名,一年後回復最初,2004年微調至8名得獎運動員至今。選舉程序分為兩階段:提名及投票。為何每年都未見曹星如?就要由提名部分拆解。
每個總會提名一人 拳總連續兩屆沒提名
今屆選舉的「傑出運動員」項目,共33人角逐,熟悉的名字包括李慧詩、伍家朗、張家朗、吳安儀等。港協暨奧委會於提名準則列明「參選者必須於選舉年度內曾經參加本港公開賽事或代表香港參加國際賽事,並取得優良成績」,而且每個總會只能提名一個運動員參選。Rex在2016年兩次主場奏凱,取得職業生涯第19及第20場勝利,亦重奪懸空的WBA國際超蠅量級金腰帶和WBO國際超蠅量級金腰帶,年底更升上WBO超蠅量級世界排名第2位(今年1月升至第一)。
今屆33名候選者中,沒有香港拳擊總會代表;翻查過去資料,在曹星如轉為全職的5年間,拳總未曾提名「神奇小子」,名單出現業餘拳手陳子賢(2012)、謝國偉(2013)及梁永耀(2014),其後連續兩屆未有提名。2014年,拳總永遠榮譽主席徐家傑曾於《都市日報》解釋,因Rex所屬的DEF Boxing不是拳總會員而不獲提名,更指「我哋咁多個會,未必一定會揀佢」。總括而言,如果你非總會成員,就算是世界冠軍、奧運金牌、世界紀錄保持者,也難以入閘。
提名期後獲佳績 無緣選舉
今屆選舉年度為2015年12月1日至2016年12月31日,港協屬會運動員在「本港公開賽事或代表香港參加國際賽事,並取得優良成績」,有機會獲提名,不過提名於2016年12月22日下午5時截止,已提交的提名表格不得修改、退回或更換,故12月23至31日的成績將撥落下屆選舉,所以傅家俊在香港時間12月19日奪得蘇格蘭桌球公開賽冠軍,但因桌總早於12初已遞交提名,所以桌球的「神奇小子」與拳擊的「神奇小子」同樣無緣傑運,當然,桌總提名的吳安儀戰績驕人,去年選舉更勇奪「星中之星」。

2017年3月6日 星期一

被迫轉道場 雪藏20月失資助  奧運夢碎 空手道精英索償350萬

被迫轉道場 雪藏20月失資助 
奧運夢碎 空手道精英索償350萬


【本報訊】空手道成為2020年東京奧運新項目,前精英運動員羅展鵬曾積極裝備自己,冀代表港出戰奧運。但因教練轉換訓練道場,羅被連累,遭空手道總會實施4個月冷凍期,不能受訓或比賽,更因而失去香港體育學院精英運動員資助。冷凍期一再續期,至今20個月仍未解除,已轉職健身教練的羅相信已無法做回運動員,「空手道係我嘅一切,我就喺呢度停止咗」,決定入稟向總會等索償350萬元。
記者:黃幗慧

羅展鵬(左)曾參加在德國舉行的「世界一級空手道超級聯賽」。被訪者提供圖片
羅展鵬昨入稟高等法院,他表示是為了討回公道及揭露制度的不公,防止將來再有運動員因無理的制度受害,控告中國香港空手道總會有限公司、及他之前所屬的拳剛會空手道香港本部。
現年28歲、健碩的羅展鵬10歲起學空手道,起初當是興趣,後來越學越投入,亦取得成績,在2008年獲邀參加總會舉辦的運動員訓練計劃,更代表香港在國際賽獲獎。翌年,羅獲總會推薦參加香港體育學院的運動員獎學金計劃,並成為精英運動員,自此經常代表香港在中國及國際賽事獲獎,包括國際空手道錦標賽(個人組手55KG)金牌、國際空手道錦標賽隊際組手亞軍。
惟2015年中,羅自小緊隨的教練陳志泉因與其所屬的次被告拳剛會的會長李耀鈞不咬弦,陳的道場被迫離開拳剛會,雖然羅沒有隨陳離開,但李不接受羅繼續留在拳剛會,雖然羅未有道場收留,但根據制度仍被視為轉道場,羅在6月30日收到總會通知稱要「雪藏」他4個月,其間不得訓練和比賽,總會同時要求體院終止對羅的訓練和資助。羅在入稟狀稱,他隨即加入另一個拳會,希望恢復總會會員身份但被拒。
「空手道係我嘅一切」
回想當日收到總會的電郵通知,羅說當時感崩潰,「第一下感覺係徬徨之餘都好驚,因為咁多年喺呢方面都好努力,想攞最好嘅成績」,但已再沒機會。羅續嘆道:「當時空手道係我嘅一切,我就喺呢一度停止咗。」
雖然體院在2015年7月22日停止羅的精英運動員身份及對他的資助,惟羅未有完全絕望,以為4個月冷凍期完結後,可恢復運動員身份,怎料一年過後,第二年情況依舊。羅曾多次去信總會詢問為何未解凍,但對方一直沒有確切解釋。
國際奧委會於去年8月通過空手道成為2020奧運新增項目,但羅早於3年前已積極裝備自己,因當時已傳空手道有或成為候選新增項目。他說:「訓練時加倍努力、留喺宿舍度做資料搜集,睇翻啲對手或過去比賽嘅片段、亦要去做體重管理。」羅形容當時的狀態較佳和穩定,有機會參與奧運選拔。
但無論當時狀態有多好,近兩年他已沒進行訓練,一切都回不了頭,他帶點失望說:「無論係體能、精神狀態、支援等全方位失去晒,基本上有可能呢一生都冇機會去返同一個比賽嘅資格水平」。
指總會決定無理越權
羅不諱言當初曾傷心到躲在被竇哭。而運動員的意志,也令他積極面對現實,失業幾個月後轉任兼職健身教練。他說當初見到舊隊友會心酸,但現在會因見他們質素提升而感高興。羅在入稟狀指,總會要他冷凍4個月的決定是無理、錯誤及越權,違反總會在香港宣傳及發展空手道藝術和精神的宗旨,而拳剛會終止羅的成員身份亦欠缺公平的原因,有違程序公義。羅在體院受訓,每年可接受資助、住宿膳食安排、海外訓練、醫療等共值110萬元,他現索償2015至18年3個年度的總資助及其他賠償共349萬元。
案件編號:HCA529/17

2016年12月22日 星期四

拳總 禁難民出賽違人權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xtplus/%E6%99%82%E4%BA%8B%E8%A6%81%E8%81%9E/article/20161222/2_462183_0/%E6%89%93%E6%AD%BB%E4%BA%BA%E9%BB%91%E5%B9%95-%E5%BE%90%E5%AE%B6%E5%82%91%E9%AC%A7%E7%88%86%E6%8B%B3%E7%B8%BD-%E7%A6%81%E9%9B%A3%E6%B0%91%E5%87%BA%E8%B3%BD%E9%81%95%E4%BA%BA%E6%AC%8A

每年拳總會舉辦多場本地賽事,業餘拳手無論什麼級別,每贏一場可獲三分。只要打得多和贏得多,成為全年最高分拳手,便可代表香港出外參賽,所以各間拳館都會爭相派人參賽,希望能提高自己所屬拳館名聲。 

「拳總董事可決定邊間拳館派人參賽,間接影響自己屬會拳手出賽,所以唔少拳館負責人,都想成為拳總董事加強影響力。」熟悉拳賽運作的拳手阿明也向本刊說,去年年尾冠軍賽的前夕,懷疑有人使用行政手段,以人數不夠為由取消某場賽事,使非自己派系拳手失去得分機會。 

阿明表示,拳總的做法一直備受質疑和欠缺公平,「例如好多強國拳手,竟然可以來港代表香港出外比賽,但一啲喺香港本地嘅難民,甚至本地人,反而無呢種機會。」阿明力斥拳總的種種黑幕,令很多人看不過眼。 

拳總被指歧視本地難民拳手,其中十年前從印度來港申請難民身份的Rocky,是其中一名受害者。 

三年前,拳總永遠榮譽主席徐家傑,練拳後在九龍公園更衣室巧遇Rocky。當時Rocky獨自對着鏡子練拳,由於他動作細膩和身手敏捷,讓徐家傑印象深刻,並主動上前問他有否興趣學拳。Rocky受寵若驚下答應,並且日夜努力操練,在芸芸選手中成績最為突出,在不少業餘賽中勝出。 

不過,去年九月開始,拳總新上任的董事以Rocky沒有工作證為由,禁止他再出賽。直到現在為止,Rocky已錯過了八場比賽。 

對於拳總的亂局,已退居幕後,任拳總永遠榮譽主席的徐家傑不願評論。但講到拳總打壓本地難民拳手時,他忍不住勞氣地說:「打拳唔係工作,打拳跟游泳、乒乓球、跑步一樣,只係體育運動,唔需要持工作證。我想反問來港參加龍舟比賽、七人欖球賽等國際性賽事嘅運動員,佢哋又有否持工作證?」 

徐狠批拳總使用不道德行政手段,設法去阻撓難民運動員參賽完全不公平,目的是完全排斥高水準的選手,製造理由讓他們消失,他再三提醒:「請留意人權公約,體育係人權,體育和文化係與生俱來,什麼地方都可進行,沒有人能阻止!」 

他希望拳總能對本地難民拳手公道一點,不要趕盡殺絕,「難民嘅人生乜都無,無過去、現在同將來,工作、身份同金錢都無。有地方收留佢哋,能夠喺擂台上找到自我,獲取市民掌聲,係佢哋唯一生存空間。」 

撰文:艾馬 
攝影:雄大、王晴

拳賽打死人,18歲港青枉死,香港拳擊總會,刻意封鎖消息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xtplus/%E6%99%82%E4%BA%8B%E8%A6%81%E8%81%9E/article/20161222/2_462085_0/-%E5%8B%95%E7%95%AB-%E6%89%93%E6%AD%BB%E4%BA%BA%E9%BB%91%E5%B9%95-%E6%AD%BB%E4%BA%A1%E6%8B%B3%E8%B3%BD%E7%9B%B4%E6%93%8A-%E6%8B%B3%E6%8B%B3%E5%88%B0%E8%82%89-18%E6%AD%B2%E6%B8%AF%E9%9D%92%E6%9E%89%E6%AD%BB

去年四月在深水埗市政大樓舉辦的本地積分排名賽,竟然發生一宗打死人事件。而負責主辦賽事的香港拳擊總會,更刻意封鎖消息。 

拳總擔心事件曝光,全因是人為出錯。本刊獲得消息,當日舉行的拳擊賽事,現場被指沒有專業賽事負責人監督,任由兩個首次參賽的新進選手,在台上打個你死我活血流披面,兩人都好像豁出去的拼命蠻打,拳拳到肉毫不錫身,也無專人意識到危險叫停比賽。 

不過體重較輕的李懷恩一直處於劣勢,雖然極力防守,但頭部亦連番被對手陳港明揮拳擊中,多次跌倒在地上。足足捱打三個回合後仍拼死堅持,過程中也無人叫停,李懷恩最終耗盡體力落敗。 

而當日擂台上的裁判,可能因為經驗不足,沒有及時作出適當決定。在這樣盲打下,才十八歲的死者,在台上足足捱打了三個回合才下台,最後在更衣室暈倒,昏迷四個月後死亡,死亡證上列明死因是「急性硬膜下出血」。 

據了解,李懷恩是家中獨生子,他不幸死亡後,據知家人悲痛欲絕,無法接受這個現實,一直拒絕跟外界聯絡。 

前香港拳擊總會秘書長翁同批評當日沒有賽事負責人監督,間接導致參賽者死亡,「死者第一回合頭部已不停中拳,讀完秒後(裁判十秒內要確定拳手意識清醒)反應已轉慢,其後再繼續中拳,如有賽事負責人在場,會以安全第一為先,好早階段就已叫停,根本唔需要捱足三個回合,要等夠鐘先叫停比賽。」 

翁同認為應該一早判對手勝出終止比賽,如此死者起碼可以保住性命。比賽是較技而已,不是要拼個你死我活。 

他又補充說,拳賽打死人事件很罕有,由一九四九年至今,全世界加起來不超過二十人,香港更是罕見。 

另外,翁同指出當日比賽前,所有選手均須過磅量度體重。李懷恩約六十四點八公斤,對手為六十八點九公斤,兩人雖然同屬六十四至六十九公斤級別,但其實相差甚遠,「我喺香港做裁判二十幾年,國際賽做咗十多年,從未見過拳手磅數相差咁遠。賽事負責人通常見到新人比賽,會建議六十四點八公斤拳手,係咪應減磅降級至六十四公斤級別作賽,才會同級較技。」 
他批評當日負責量重程序的競賽主任也同樣失職。「如果負責過磅嘅工作人員,有將情況報告予高級官員,再作出調整,今次悲劇應可以避免。」 

撰文: 艾馬 
攝影: 王晴、雄大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xtplus/%E6%99%82%E4%BA%8B%E8%A6%81%E8%81%9E/article/20161222/2_462178_0/%E6%89%93%E6%AD%BB%E4%BA%BA%E9%BB%91%E5%B9%95-%E6%AD%BB%E8%80%85%E5%B8%AB%E5%82%85%E5%8E%9F%E4%BE%86%E4%BF%82%E6%9B%B9%E6%98%9F%E5%A6%82%E5%85%84%E9%95%B7

死者的師傅,原來是曹星如的兄長曹星揚。記者早前到上環的拳館找他,他一聽提問即變臉拒絕受訪,更叫員工趕記者走。記者再致電曹星揚,問到是否得悉比賽沒有賽事負責人,他只說不知道當日沒有賽事負責人,其他一概不作回應。 

這宗罕見的打死人拳賽,其實是人為失誤的悲劇,拳壇多人向本刊爆料,按原則規定,每場拳擊比賽必定有賽事負責人做安全監督,以防意外事件,但當日竟然沒有賽事負責人。即是說,就算雙方打得如何你死我活,死者就算在台上連番被重擊捱打,如裁判也錯誤判斷,最終便沒有人叫停比賽,結果枉送了李懷恩性命。 

據悉拳賽當日,現場只有擁有國際拳擊總會國際技術官員資格的翁同和另一人,有資格做賽事負責人。賽事負責人是賽事不可或缺的最高層負責人,有權就拳手比賽時受傷情況,與當值醫生商討,決定是否停止比賽。但翁沒有收到通知擔任此職務,而拳總就聲稱來自內地的教練陳蕾會幫手。 

前拳總秘書長翁同向本刊踢爆說,陳蕾不具相關資格,所以未有接受委託。「其實陳蕾開賽前,已話明唔會做賽事負責人。」他又稱,知道無人監場後,已即時向時任拳總秘書楊浩表明,沒有賽事負責人的話,便不能進行比賽,「楊浩話會安排,但根本無作出補救行動。」翁同直斥楊浩要對事件承擔最大責任。 

而內地教練陳蕾接受本刊查詢亦稱,當日只是應邀來港擔任講師,到達場館後才獲拳總秘書楊浩通知,要她擔任賽事負責人,她認為每個職位在拳擊比賽中是有嚴格規定,自己並不具備相關資格而當場拒絕,甚至比賽中途,也稱有要事先行離開,但結果最後仍發生悲劇,她強調責任不在她身上,自己絕不是當日比賽的賽事負責人。本刊一個半月前已致函向拳總查詢,但截稿前仍未獲回覆。 

這次比賽錯漏百出,拳壇中人認為,是拳總內部權力鬥爭所造成。拳總有七位董事,包括做了六年主席的葉偉明等。葉偉明去年四月突然被董事局以缺席會議為由,將他踢出局。 

對於被奪權,葉偉明至今仍忿忿不平,他批評有人想透過操控拳總,來控制所有開班事宜。據悉,政府每年均有資助拳總,其次,不排除有人涉嫌利用拳總名義,在其私人生意上得到幫助。 

葉指出其餘六名拳總董事,均同拳館有關連,「例如霍震霆或霍啟剛,兩人都係義務幫手,佢哋唔係運動員或持有球會,完全無利益衝突,我認為咁樣較好,但拳總嘅人唔願意咁做。」 

而本年度向拳總提供約一百五十萬資助的康文署,回覆本刊時承認,當日的賽事中,確實有選手在更衣室內暈倒,並不幸於去年八月離世。而據拳總提交的意外報告聲稱,當日賽事均由合資格的裁判負責,及依據國際賽事條例舉行。 

撰文:艾馬 
攝影: 金文、王晴、雄大

2016年8月29日 星期一

霍啟剛:或減精英項目

即是無講野!打官腔。香港最嚴重問題係體育總會,幾多政府資源都被其吸去,好難流進社會。香港人喜歡運動的,唔少推動幾廿年都係沒有獲得政府一個仙 資助,反而尚要納收入稅去給予政府,再在庫房撥錢資助香港體育發展,很荒謬的!而康文署交理由育總會去控制資源,只予會員上之條件,則絕對有問題。

問題就是你若向政府取其些少資助,最後都要必須有該體育項目之總會會員資格,否則不能符合資格。但香港的體育總會對會員的資格上,是無監管的,此正常嗎?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828/19752085

里奧後政府稱檢討體育政策,港協暨奧委會副會長霍啟剛表示,目前政策有不足,要提升運動員表現需增加資源;否則需刪減精英項目,集中資源發展有潛質的項目。
霍 啟剛昨接受電視台訪問表示,當局可做科學化的研究,甚麼運動項目是亞洲人較有優勢,以便投放更多資源;英、美國等也是集中資源發展。現時運動項目每4年檢 討一次,霍建議將時限延至8年,若某些項目未能拿到奧運入場券便被取消資助,會打擊運動員及團隊信心。被問到政府推廣體育決心有多大時,霍稱:「呢幾日我 覺得係大嘅,(將來未必大?)掉返轉我哋體育界都有責任嘅。」體育專員楊德強指,過去10年全職精英運動員的訓練資助金額,一直有按通脹調整,現時應作整 體檢視,包括給予運動員的科學、醫學及出外比賽資助等。
■記者陳沛冰

體院為金牌選手封廁所, 港將無得用。。。發聲運動員其後更可悲在FB澄清

29/8/2016

體院為金牌選手封廁所 港將無得用

中國奧運選手代表團今日使用的是體院羽毛球館,而劍擊館也在附近,由於體院封了那附近的洗手間,香港劍擊好手張小倫由劍擊館去宿舍洗手間也要行一段路,他因此在Facebook上炮轟體院的安排,更直言︰「唔通我會入去廁所打劫個…金…金牌運動員咩」!
現年31歲的張小倫是香港劍擊隊大哥大,2010年獲得廣州亞運男子花劍個人賽銀牌及團體賽銅牌,2013年奪得東亞運男子花劍團體賽金牌,2014年再於仁川亞運取得男子花劍團體賽銅牌,他在Facebook貼文時強調,金牌運動員來交流沒有問題,但對體院一早封了廁只讓金牌選手使用就感到不滿,相信他炮轟體院「封廁」的安排亦說出了不少現場人士的心聲。有網民留言撐張小倫,指今次體院做法不合理,當中Chris Sun最精警:「驚你見到D紫尿會嚇親」。
不過,張小倫其後再更新自己的Facebook,指事情起因是自己與體院的保安人員出現溝通上的誤會,又著傳媒不要再致電他要求發表意見,並稱應該把焦點放在金牌運動員身上。
體院回覆《蘋果》查詢時則指,在底層分別安排了2男廁及2女廁予25名內地精英運動員,並表示其實不遠處已有多個洗手間,有關安排純粹為了分流,認為場內人數眾多,做法並無問題。
http://hk.apple.nextmedia.com/realtime/sports/20160829/55570030

------------------------------------------------------------------------------

30/8 /2016



李德能:應該是加不是減

李德能:應該是加不是減

德能私家咪
奧運餘溫通常會引發一輪關於如何發展香港體育的社會討論,亦通常會止於「齋講」,周而復始,習以為常。但今年,我聽到一種論調,一種由圈中人提出的論調,令我頗感驚訝。
大概由於今屆奧運港隊在幾個有力爭獎牌的項目都沒有打入三甲,所以香港代表團的團長和體育學院的前任院長都說,應檢討是否需要減少精英項目,集中資源提升爭奪獎牌能力。邏輯上,這說法或者講得通,但作為圈中的領頭羊,應該明白這是一種倒退的思維。
除非我們認為香港根本沒有足夠精英,否則,努力方向應該是爭取更多資源,支援更多精英,而不是減少對部份項目的支持。回顧過去30年,由車菊紅的亞運金牌開始,香港的獎牌強項由三幾個發展到十多個,到近年,劍擊隊、單車隊、划艇隊、羽毛球隊、以至田徑隊和游泳隊更加培養出多項目的組合,這是整體能力提升的最佳指標,說明香港不乏「精英」。面對資源有限的不爭現實,既然政府信誓旦旦,說要檢討政策,何以不要求增撥資源,反而想到犧牲部份已經打了基礎的項目呢?
我不贊成金牌主義,集中火力「催谷」幾個冠軍,我認為不是發展體育的健康做法,事實上,即使站在爭獎牌的角度,擁有越多強項,不是越有利爭成績嗎?「普及化」和「精英化」是互為因果的兩個環節,沒有廣闊的基礎,精英就更難出現,犧牲部份運動員的機會,試圖成就點點輝煌,這不是香港社會的價值觀吧?
香港最高領導人說,要參考英國模式。其實所謂英國模式,香港一早已經存在過,獎券基金,在香港已經運作了51年,只是不涵蓋體育而已;至於像英國Sport England的法定機構,25年前香港亦出現過,叫康體發展局,只是2004年被特區政府解散了。老調重彈,是否因為大家太善忘?
推動發展,先要有認識,立法會的體育界代表,倡議將文化、體育和旅遊合成一個政策局,的確有點創意,但背後的理念,顯然是將「文化」和「體育」理解為旅遊項目,只想多搞一些七人欖球、渣打馬拉松、formula E之類的盛事,參考其他國家地區的經驗,我沒有見過這種組合。
放眼世界,較常見的做法是將體育獨立成一個政策範疇,設個體育部或者體育局之類,又或者將體育結合青年事務,由馬來西亞、印度、南韓、卡塔爾、伊朗,到烏克蘭、土耳其、法國,以至非洲的加納、岡比亞等等都設有「青年及體育事務部」,而世上最快樂的國家不丹就將青年及體育事務歸入教育部,3年前,台灣亦將精英體育併入教育部,同時增撥資源,提升左營訓練基地的條件和質素,又製訂了「體育運動政策白皮書」,有目標,有步驟。
當我們還在每兩年一次,籠統地說要加強推動體育發展,檢視體育政策的時候,人家已經真正地在工作了,而且,英國也好,台灣也好,發展方向都不限於打造精英,爭奪獎牌,同時亦顧及社會效益。